剑来

第六十三章 原来如此

当时在小街上,雨水渐歇,宁姚转头看着气息平稳、神态从容的陈平安,虽然她内心不喜欢杨老头的,但不得不承认那个老人,是真正的世外高人。

“杨老头不是一个简单的人。”

宁姚停顿片刻,转头望去,那座不起眼的杨家铺子,天街小雨润如酥,雨后的药铺,轮廓柔和,水汽朦胧,少女自顾自做了一些细微修改:“杨老头,很不简单。”

陈平安没有听到两者之间的差别,只是嗯了一声,笑道:“以前只是觉得杨爷爷人很好,很公道,现在才知道原来杨爷爷深藏不露,宁姑娘,他应该也算是修行中人吧?”

宁姚说了一句陈平安听不懂的言语,“有些像,但其实不一样,不过对你来说,没啥区别。”

现在到了廊桥南端,大难不死的陈平安,回头再来看那位青衣少女,少年的心境也大不一样。

当她听到脚步后,笑容腼腆地站起身,看到并肩而立的草鞋少年和绿袍少女,扎了一根马尾辫的少女,略显局促不安。陈平安不敢再把眼前这位名叫阮秀的姑娘,当成普普通通的少女看待,当然,少女最让他印象最深的形象,依然是坐吃山空四个字。

阮秀看了眼一脸冷漠、英气凌人的宁姚,她没敢打招呼。

宁姚瞥了眼身材娇小玲珑却好生养的清秀少女,不太愿意打招呼。

三人一起走下廊桥台阶,陈平安轻声道:“我听齐先生说,刘羡阳没事了。”

阮秀使劲点头道:“醒过来了醒过来了,杨家铺子的掌柜见了之后,说是阎王爷开恩,放过刘羡阳一马,才捡回这条性命。老掌柜还说只要醒得过来,就算彻底没大事了。我怕你着急,就想着第一时间跟你说,可我爹不让我走过廊桥……”

少女絮絮叨叨,像一只叽叽喳喳的枝头黄雀,说到最后,有些歉意。

少女其实有些事情没有说出口,刘羡阳醒过来后,她第一时间就冲出门,来到廊桥后,光顾着告诉少年消息,根本就忘了她爹不许她进入小镇的叮嘱,只是她刚要从北端台阶跑下廊桥,就被她那个神出鬼没的父亲拎住耳朵扯回去,少女好说歹说,才让父亲答应她坐在南端台阶等人。

这并非情窦初开,或是什么儿女情长,而是油然而生的善心。

当然前提是陈平安这个家伙,没有让少女觉得讨厌,相反还有一些好感,或者说对陈平安的认同。

这一切,是两人青牛背初见,少年愿意为别人下水摸鱼,事后左手伤口疼得抽冷气,也没觉得后悔,到之后刘羡阳遭遇变故,少年又愿意挺身而出,担当起应该担当的事情,陈平安自身积攒下来的福报,点点滴滴。

这一切,是少年陈平安长久以往的坚持,只是恰好被少女阮秀撞见了而已,其实陈平安错过的,当然更多,比如鱼篓里的那尾金色鲤鱼,那条送给顾粲的那条泥鳅,还有那条四脚蛇,那些在少年眼前飘落的槐叶,等等,所有这些错过的福缘机缘,绝不会因为陈平安是个惜福之人,就被少年抓在手里。

陈平安和宁姚阮秀三人走下廊桥,少年少女都没有意识到,一粒粒高低不同的水珠,悄然落入溪水。

那些水珠,或是原本缀在廊桥檐下,或是聚在廊桥栏杆上,或是廊桥过道外缘的坑洼里,不一而同。

最后它们都落入小溪,融入溪水。

与此同时,杨家铺子积水众多、小水塘一般的后院,涟漪阵阵,重新恢复浑浊泥泞的面貌,就像世间所有的后院,水面之上,立着一位浑身烟气弥漫的模糊身影,依稀可见,是一位面容不清的驼背老妪。

杨老头对此见怪不怪,又抽起了旱烟,问道:“你看出了什么?”

那道身影如一株水草,不由自主地“随水”摇曳,沙哑开口道:“那小丫头片子,好歹是咱们这儿下一位圣人的独女,身份何等尊贵,为何偏偏钟情于陋巷少年?”

杨老头嗤笑道:“就这?”

水上老妪战战兢兢,再不敢开口。

老人缓缓说道:“你既然如今已经走到这一步,有些规矩就该跟你说清楚,免得以后身死道消,也不晓得怎么回事,还觉得自个儿委屈。”

老人似乎在酝酿天机,没有急着开口。

雨停之后,院中积水渐渐下潜,老妪身影便愈发模糊,可怜兮兮道:“大仙,我只想多看孙子几眼。”

被打断思绪的杨老头有些不耐烦:“你如何想,是你的事情,我懒得管这些。”

说到这里,老人有些眼神恍惚,自言自语道:“算你运气好,若是落入三教之手,你有没有来生都两说,哪来现在的光景。佛家有降伏心猿意马的说法,起念和发愿两事,至关重要,儒家好一些,管得那没么宽泛,只是苦口婆心谆谆教导,告诫徒子徒孙们,一定要讲求慎独,意思就是说别口是心非。道家呢,又把‘如何想’的重要性,拔高了,不惜视心魔为修行大敌,比佛家还严苛,因此许多人一走岔路,就有了许多所谓的旁门外道。因为道家追求的清净,重视扪心自问,一旦被道教祖师爷留下的那些个问题,把自己给问住了,就会心乱如麻……”

抽着旱烟的老人如云海滔滔里的隐龙,那老妪听得更是如坠云雾,她毕竟是此地土生土长的人物,又没有读过书,自然听不懂这些玄之又玄的学问道理,她只能硬着头皮死记硬背。

杨老头突然笑道:“你倒是不用记这些,因为我们不管这个。”

老妪呆住。

杨老头重复一遍,“我们不管你们怎么想,只看你们怎么做。”

老妪忐忑道:“大仙,我记住了。”

杨老头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既然身为河婆,就要负责所有河中事务,既是为自己积攒阴德,也要为自己赢得一方水土的百姓香火。你若是能够让人为你建立祠庙,塑造金身,使得一缕分身立于其中,那就是你的本事,在这之后,就要争取让朝廷容纳你,跻身一国之内山岳江河的正统谱牒,得一个官方认可的身份,做不到的话,最少也要被载入地方县志。要是供奉你的祠庙,最后被当做一座淫祠,给官府奉命铲除,金身推倒,那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,比孤魂野鬼还难受。”

老妪壮起胆子问道:“大仙,如你先前所说,咱们这儿一律禁绝,那我这小小河婆,除了沾光续命,又能做什么?大仙你所说的祠庙香火、山河谱牒什么的,还有那地方县志……”

杨老头说道:“这是以前,以后就不好说了,将来这里,会从一座小洞天,降格成为一块没了门槛的小福地,谁都能来此,再也不用缴纳那三袋子铜钱。这也是大骊皇帝为何如此不择手段的根源所在,有些事情早六十年做,还是晚六十年再做,结果会截然不同。”

老妪一咬牙,问道:“大仙,之所以愿意庇护我,是不是因为我那孙子?”

杨老头点了点头,并未隐瞒初衷。

老妪又问,“既然如此,大仙为何任由那真武山兵家,带走我家马苦玄?为何不自己来栽培?”

原来这位化身为河婆的老妪,便是被人一巴掌打死的杏花巷马婆婆。

杨老头轻轻一磕烟杆,老妪魂魄凝聚而成的水上身影,顿时扭曲不定,哀嚎不止。

这份毫无征兆的疼痛,就像一个凡夫俗子,突然遭受到摧心裂骨搅肺腑的苦痛,老妪如何能够承受?

杨老头淡然道:“虽然在我眼中,没有好坏之分,没有正邪之别,不以此来称量阴德,可不意味着我就喜欢你的所作所为。以前不好与你计较什么,但是以后我就算将你灰飞烟灭,也只是一念之间,所以别得寸进尺。”

老妪跪倒在地,求饶道:“大仙,我不敢了不敢了!”

真武山剑修耗费巨大代价,请下的那尊殷姓真神,面对少年马苦玄的无礼质问,当时连那位兵家剑修也感到心悸,生怕惹来雷霆震怒,为何到最后,殷姓真神却是一本正经地回复少年?甚至是以人间话语回答“非不为,实不能也”七个字?

这全然不是人神之间该有的问答。

只不过这一点异样,恐怕连那位地位已算超然的剑修也不明就里,只当做是那尊真神自有不为人知的规矩和考量,但是小院里的老人心知肚明。

那少年,才是天命所归。

丝毫不比婢女稚圭逊色半点。

王朱,王朱。

合在一起即珠字。

一条真龙,何物最珍?

珠!

她为何选择依附大骊皇子宋集薪?

世间帝王一贯喜好以真龙自居,一人气运能够与王朝国祚挂钩,显而易见,两人算是强强联手,相辅相成。

但是话说回来,修行一事,大道漫长,气运,天赋,根骨,机缘,性情,缺一不可,可最后修行路上,既有一步先步步先,也有厚积薄发大器晚成,所以并无绝对。

小镇这一辈,除了马苦玄和稚圭,其实宋集薪,赵繇,顾粲,阮秀,刘羡阳,还有那些个各有机缘命数的孩子,可谓皆是天之骄子。

哪怕是深不见底的杨老头,他也不敢说谁的成就,一定会高过谁。

杨老头瞥了眼院中积水,说道:“去吧,你暂时只需要盯着廊桥那边的动静。”

老妪惶恐道:“大仙,廊桥那边,尤其是那口深潭,连我也无法靠近,每次只要过去些许,就像在油锅里煮似的……”

杨老头笑了笑,“不用靠近,只要眼睛盯住那座廊桥即可,比如说日后有什么东西从廊桥底下飞出,你看准它的去向即可。”

老妪连忙领命离去。

院中积水之上,瞬间没了老妪如烟似雾的缥缈身影。

“师父师父!”

杨家铺子正堂后门那边,郑大风大笑喊着,急急忙忙来报喜。

一前一后两人来到后院,前边的郑大风脚下生风,“师兄回了,天大的好消息!”

杨老头望向郑大风身后的敦厚汉子,后者点了点头。

但是那汉子欲言又止,满肚子的疑问,只是木讷口拙,不知如何问起。

到最后,汉子只是闷声闷气道:“师父,为何收马苦玄为徒弟,而不是那少年?我不喜欢姓马的小子。”

杨老头瞪眼道:“所以你就擅自主张抓起那条金色鲤鱼,卖给陈平安?!”

中年汉子比起在老人面前束手束脚的郑大风,要有骨气太多,坐在先前陈平安坐的板凳上,“咋了?我乐意。师父你也不挺喜欢那孩子的吗?”

如果陈平安在场,一定会感到震惊,因为当初街上遇到的卖鱼中年人,正是此人。

杨老头气笑道:“结果呢?那只鱼篓和那条金鲤,送到陈平安手上了?嗯?!”

汉子闷闷不乐,不吭声。

郑大风在一旁煽风点火,“师兄啊,不是我说你,白瞎了你那只龙王篓啊,给谁不好,偏偏给了大骊的死对头,大隋的那位小皇子。小心以后宋长镜跟你秋后算账。再说了,肥水不流外人田,留给我侄子侄女也好嘛,怎么,师兄你觉得宝贝烫手啊,实在不行,送给我也成啊。”

杨老头视线冷冷抛来,郑大风噤若寒蝉,再不敢多说半个字,举起双手,老老实实坐在台阶上。

老人说道:“带着苻南华,一起去老龙城。”

郑大风满脸惊讶,转头望去,只看到老人那张面无表情的沧桑脸庞。

这位为小镇看门的光棍汉子,缓缓收回视线后,拍了拍膝盖,苦笑着起身,没有说一个字,走下台阶,走向铺子后门。

背后传来老人威严的嗓音,“记住,死也不许泄露根脚!”

郑大风苦笑更甚,点了点头,没有转身,加快步子。

走到正堂后门走廊后,这个汉子转过身,跪下磕了三磕响头,沉声道:“师父保重身体。”

从头到尾,老人一言不发。

郑大风黯然离开杨家铺子。

坐在板凳上的汉子李二,有些替同门师弟的郑大风打抱不平:“师父,你对师弟也太……”

老人笑道:“不近人情?”

汉子点头,“师弟虽然成天没个正行,可是对师父你是打心眼的好,说实话这一点,我比不上他。”

老人对此不置可否,“反正是无根浮萍,连路边野草也比不过,死在哪里不是死。”

汉子叹了口气道:“师弟这趟离开小镇,肯定走得心里不舒坦。”

“一般而言,想要一脉相承,薪火相传,需要有三名弟子,一个是‘能大用’,能够光大师门,师父死后,挑得起大梁,镇得住场子,既是面子也是里子。一个能‘续香火’,看上去什么本事都不如前者,可是胜在有韧性,天塌下,就算那个有用的弟子也死了,可偏偏是这个人,能保证师门香火不断,鼎盛时分,作用不明显,一到门庭不振的危险时刻,就很重要了。最后一个,必须‘有意思’,天赋好,根骨好,什么都好,很有意思,甚至不必对师父和宗门如何感恩,做师父的,不会跟这么一个弟子事事讲规矩,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父,最后这个徒弟,就是如此。”

汉子好奇问道:“我,师弟,还有马苦玄,咱仨分别是哪个?”

杨老头笑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谁说我只有你们三个徒弟的?”

汉子愣了愣,笑容有些尴尬,“我忘了这茬。”

杨老头笑问道:“那宋长镜如何?”

汉子认真思考片刻,结果只蹦出两个字,“不错。”

杨老头抽着旱烟,吞云吐雾,啧啧称奇道:“那就是很厉害了。”

汉子说道:“宋长镜答应……”

不等徒弟说完,杨老头一跺脚,天地寂静。

汉子笑道:“师父,咱们这些年做事情,可算不上隐蔽,还用在乎这些?”

杨老头缓缓道:“连做做样子也不做,你是要造反啊?”

汉子反问道:“有两样?”

杨老头抬头看了眼天空,视线透过三层天地,老人默不作声。

汉子心情沉重,问道:“师父,我家两个崽儿,真要去那山崖书院?”

杨老头,“既然齐静春愿意拿此作为交换,为何不去?这等好事,说是百年不遇,一点也不夸张。”

杨老头问道:“为何齐静春不一口气送给陈平安?”

杨老头笑道:“你以为那就是帮陈平安?嫌弃那孩子死得不够快还差不多,你信不信当时如果你成功送出去龙王篓和金鲤鱼,不出三天,陈平安就必然暴毙在小镇某处?”

汉子疑惑道:“陈平安在六岁之前,就被他爹打碎了本命瓷,于是没了约束,虽说使得这孩子留不住什么大机缘,可这既是坏事,同时也是好事啊,他就像暗室里的一盏灯火,便有了那么多飞蛾扑火的事情发生,在这期间,那可怜孩子捞到手一样东西,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吗?”

杨老头解释道:“只要是在小镇上,陈平安就不会有什么好运气,机缘太大,那孩子拿不起,留不住,就是两手空空的贫贱命,他能活下来,已经相当不容易了。换成那些个所谓的天之骄子,哪个不死上七八回。”

汉子咧嘴笑道:“所以这也是师父你愿意帮他一把的原因嘛,师父你能给的,刚好是陈平安唯一能够接得住的。”

杨老头犹豫了一下,吐出一口浓重烟雾,“那你知不知道,你试图送给陈平安那份机缘,差点就害死了他。大隋皇子和宦官,宁姚,刑徒刺客,那古怪道人……陈平安差点就死在这条线上。”

汉子皱了皱眉头。

杨老头换了一个话题,“以往负责坐镇此方天地的圣人,往往上任第一件事,是查看那四件老祖宗留下的压胜之物,第二事情就是来我这边,打声招呼,但哪怕是这些个圣人,其中绝大多数人,也是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。还有两种人,不会来我这边,第一种情况,多是早期岁月,那会儿东宝瓶洲佛家势力昌盛,秃驴和尚还很多,这拨人是不敢来,怕沾因果。另一种情况,就是齐静春这样的,上边根本就是故意不告诉他真相,巴不得齐静春与我起了冲突,大打出手。齐静春今天之所以来,是他自己琢磨出了余味,或是……”

老人脸色凝重,“这种情况可能性太小,后果也太大,无法想象,我希望不是,也……应该不是。”

小天地之中,又别有洞天。

齐静春坐镇一方,杨老头则像是藩镇割据,且没有半点寄人篱下的迹象。

杨老头感慨道:“齐静春那位先生之前的一位儒家圣人,说‘圣人竭尽目力,以规矩准绳,以为方圆平直’,意思是什么呢,简单说来就是你们这些老百姓啊,要感恩至圣先师的大恩大德,是他老人家花了老大气力,穷尽目力,才订立下这些规矩框架,以供后人在其中行走,不遭灾厄横祸,下辈子才有继续投胎做人的机会。”

汉子挠头道:“师父你跟我说这些做啥,我也整不明白,郑大风才能跟你聊。”

杨老头笑道:“你李二要是能聊,我反而就不开这个口了。一个说,一个听,一个问一个答,刚刚好。”

杨老头站起身,举目远眺,“如果有一天,那孩子能够活着走出小镇,在外边闯荡个几十年后,一定会惊讶,原来当初那个家乡小镇,是如此之大。”

师父站起身了,汉子也只好跟着起身,他虽然不会溜须拍马,可规矩还是懂的。

杨老头说道:“你也别留在这里了,带上你家那个泼妇,去一个地方。在东宝瓶洲,你这辈子都没希望破境。宋长镜是个小心眼,以后被他压着境界,你不嫌恶心,我这个当师父的还觉得恶心人呢。对了,儿子女儿,你要是真舍不得,可以带走一个,大不了就少分走一点齐静春的馈赠。”

汉子问道:“师父,要是我媳妇非要两个娃儿一起带走,我咋办?”

杨老头怒道:“你家到底谁做主?!”

汉子一脸天经地义道:“她啊!”

老人深呼吸一口气,挥手赶人,“滚滚滚,一家四口都滚,爱咋咋的!”

汉子走下台阶,突然转头问道:“那师父你?”

老人坐回板凳,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旱烟丝,发现已经空无一物,收回手后,脸色平静道:“还能如何,等死而已。”

汉子走到那边檐下,没来由转头笑道:“我觉得马苦玄带不走那样东西。”

老人神色灰暗,自嘲道:“他要是带不走,那就真是谁也带不走了。”

————

小镇四姓十族突然得到消息,三天之内,所有外乡人必须全部撤出小镇,骊珠洞天暂时只许出,不许进。

虽然怨气滔天,但是到最后竟然没有一人质疑此事。

东行队伍当中,李家老祖不惜亲自出面,暗中护送那位正阳山小祖宗离去。

第二天,小镇西边极远处,传来一阵阵轰隆隆声响,如地牛翻身,惊天动地。

原来是那头正阳山搬山猿,真真正正拔起了一座巨大山峰。

现出千丈真身的老猿,正要将其扛在背上。

老猿肩头猛然一倾斜,似有重物压在肩头,老猿抬起头,眯眼望去。

肩头山巅之上,有“一粒”渺小身影。

齐静春。

老猿大笑道:“齐静春!莫要如此小气误了大事!”

齐静春沉声道:“将这座披云山放回去。”

老猿肩头向上挑起,怒喝一声,猖狂道:“不放又如何?!”

下一刻,搬山猿突然双手离开那座山峰底面,一个侧滚,巨大身形压得附近树木倒塌无数。

再下一刻,千丈巨猿被人一脚踩得陷入地面。

那人才是真正的顶天立地,搬山猿与之相比,仿佛成了别人的脚底蝼蚁。

又一脚,将试图挣扎起身的老猿踩得再度深陷地下。

再一脚。

千丈老猿瘫软在大坑之中,浑身是血,奄奄一息。

那人弓着身,像是脑袋顶住了天穹,俯视着那头搬山猿,讥笑道:“要是六十年前的我,出去之后第一件事情,就是一脚踏平正阳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