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

第三十七章 拳谱

撼山?

黑衣少女皱了皱眉头,伸手就要去拿那本古书。

不曾想陈平安向后挪了挪。

黑衣少女在这一刻,身体僵硬,怒火中烧,好像从无如此被人羞辱过。

堂堂宁姚,爹娘皆是十二楼之上的大剑仙不说,她自己自诞生起,便被誉为最顶尖的剑仙胚子,哪怕离家出走这么多年,也只是与人比剑或是斗法输过,从来没有人会如此侮辱她的人格,一本破书,还需要她宁姚以下作手段去翻阅、偷窥、占有?

宁姚握紧刀柄,眯起那双尤为瞩目的狭长双眉。

细眼朱唇。

大概就是形容这位姑娘了。

其实细看之下,宁姚容颜极美,只是浑身通透的英毅之气,全然压过了脂粉气。

但是草鞋少年下一句话,拥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,让少女差点憋出内伤来。

“宁姑娘,这书是从顾粲家拿来的,虽然我觉得这不算偷,但以后还是要还给顾粲的。不过我们是朋友了,所以不管这本书上写了什么,希望宁姑娘看过之后,自己知道就好。”

少女深呼吸一口气,一拍桌子瞪眼道:“看什么看,自己看去,我不稀罕!”

陈平安下一句话,更是让少女感到哭笑不得,“宁姑娘,我不认识字啊,你教教我?”

黑衣少女心头一转,嗤笑道:“就不怕我占了你大便宜?你想啊,顾粲明摆着是承受大量祖荫的家伙,就连天然剑胚的刘羡阳也比不上,小镇千年以来,也没几个人能够媲美,那么他小心翼翼珍藏起来的传家宝,能差到哪里去?你就不怕我见财起意?独占了这份价值连城的秘籍?”

一盏微微灯火摇曳的油灯,昏黄光线下,草鞋少年微微笑着,也不解释什么。

少女冷哼一声,挪了挪位置,示意草鞋少年坐到自己身边,结果对面陈平安半天没抬屁股,少女气笑道:“我宁姚一只手能打一百个你……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少女自顾自笑起来,“难不成你是怕我占你便宜?”

陈平安坐在少女身边,有些忐忑,也有紧张。

少女宁姚还沉浸在先前那句话的语境里,越陷越深,自言自语道:“一只手打一百个陈平安,嗯,这个说法,适用范围很广啊,见到谁谁谁,切磋之后,如果败于我手,就撂下一句,‘你才三千个陈平安的实力,也敢与我一战’,感觉不错唉,遇见一条洪荒凶兽、大泽恶蛟,就告诉自己‘这条孽畜相当于三万个陈平安,快跑’,哈哈,可以可以……”

陈平安只觉得莫名其妙,肩并肩坐着的黑衣少女,突然就傻呵呵笑起来。

少女笑得家徒四壁的贫穷少年,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有钱人。

而少年和少女,此时此刻更不会意识到,“一只手打一百个陈平安”这句玩笑话,在将来漫长岁月里展现出来的重量和力气。

尤其是当草鞋少年不再是少年之时。

越往后越是如此。

宁姚终于回过神,咳嗽一声,坐直腰杆,拿过古书,快速翻了几页,然后她合上书,一根手指在封面上点了两下,转头对陈平安淡然道:“这是一部拳谱,拳法名撼山,如果按照江湖人的规矩,你可以称之为《撼山谱》。”

陈平安满脸期待,“然后呢?”

黑衣少女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尽量让自己郑重其事地翻开一页,那根嫩如青葱的纤细手指,指向扉页序文,一边向下滑动,一边念道:“家乡有小虫名为蚍蜉,终其一生,异于别处同类,皆在搬运山石入水。”

“我的拳法,分生死,不分胜负,重神意,不重招式,将此拳六式练至炉火纯青之时,杀力巨大,动辄伤人肺腑至深……”

“虽然《撼山谱》一直不曾跻身当世拳谱之清流高品,但我始终坚信,遍观天下武学,必有此拳一席之地。希望有缘人,将其发扬光大……”

宁姚熬着性子,把序文一句句读给陈平安听。

薄薄一本册子,整部拳谱的拳法才六势,序文篇幅倒是不小。

宁姚读完序文之后,把拳谱推到陈平安身边,拍了拍陈平安的肩膀,敷衍道:“好好收着啊,别遭贼了。”

陈平安点了点头,小心翼翼伸出双手扶住那部古老拳谱。

把宁姚给看得一直想笑,这么本书搁在桌面上,还能自己长脚跑了啊,还是你陈平安怕它会摔跤?

陈平安右手在衣襟上狠狠搓了搓,这才翻开书页,序文一字字看过去,之后图文并茂,反正草鞋少年看得云里雾里。

宁姚侧身而坐,手肘抵在桌面上,望着少年的侧脸,调侃道:“是不是觉得自己发大财了?以后砍柴要用金斧头、吃饭要用金饭碗?”

少年没有抬头,仔细琢磨那些图画和天书一般的文字内容,直言不讳道:“其实方才我看到你的眼神,就知道这本拳谱不会太好,不过没关系,对我来说,它已经足够好了。”

宁姚挑了一下眉头,也开门见山道:“我见识过、或者听说过的东西,确实是很好的东西,但是在这之外,我只分得出好东西坏东西,可好东西有多好,坏东西有多坏,就很难说了?”

陈平安抬起头,“那这本撼山谱,是属于‘好,又不算太好’的行列喽?”

宁姚没好气道:“我是不知道该如何描述,这部破拳谱到底有多糟糕!”

草鞋少年眨眨眼,嘴角有些笑意。

显然早就心里有数,只是跟少女打趣罢了。

宁姚伸手推刀出鞘寸余,威胁道:“想被砍是不是?”

陈平安低头看了眼她腰佩腰间的绿鞘长刀,由衷赞赏道:“很好看。”

宁姚坦然受之,“我宁姚亲自拣选的刀剑,当然不孬!”

陈平安看着她,有些羡慕和佩服她的那种自信,哪怕她与自己同龄,还身处于人生地不熟的异乡,但是无论如何,无论何种处境,她都像是一轮朝阳,冉冉升起,势不可挡。这一点,从陆道长跟她打交道时候的小心谨慎,心思敏锐的陈平安就感受得到。

陈平安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如果阳光可以换铜钱多好!”

宁姚不明就里,讶异道:“陈平安,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?”

陈平安连忙转移话题,翻到第一幅拳谱,“宁姑娘,能不能帮我读一遍这幅图画的文字?”

宁姚想了想,没有拒绝,只是问道:“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,就知判定这部拳谱不如何吗?”

陈平安摇头道:“我也很奇怪。”

少女笑了笑,干脆在长凳上面向少年,盘腿而坐,指了指那部摊开的拳谱,耐心解释道:“武人的武学秘籍和修行之人的炼气之法,一般都有三种记载方式,第一种就是这部撼山谱,用普通材质的纸张书页,能够保存多少年,看运气,兵灾人祸不说,经过漫长岁月的潮湿、蚁害等等,也会逐渐损毁消失,对吧?”

陈平安恍然,点了点头。

少女继续道:“所以,在这种以实物承载文字的方式当中,就出现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就是注重材质的珍稀程度,即承载文字的东西,与文字内容的价值能够相匹配,这就像你不会用榆木打造的盒子,去盛放一枚镇国玉玺。”

陈平安若有所思。

宁姚略作犹豫,仍是对少年打开天窗说亮话,“接下来一种是不立文字,讲究言传身教。这些多是宗门帮派的压箱底本事,往往秘不示人,或者有传男不传女等繁缛规矩,甚至许多所谓的嫡传弟子、入室弟子,也也未必能够尽得真传,真传真传,便在于此。”

宁姚叹了口气,“至于最后一种,是只可意会了,不可言传,连说也说不得,说也无法说。打个比方,这趟进来小镇的两股势力,云霞山的蔡金简,她的云霞山,有‘观云海’一事,云海滔滔,云雾霞光尤为特殊,蕴藉灵气,被你们东宝瓶洲炼气士誉为‘天上尤物’,有些能够自行幻化成历代祖师爷,若有机缘者,就能与之会晤交流,而正阳山之巅的浓郁剑气,据说阴差阳错,因缘际会,也会出现正阳各峰老祖的剑灵,演化剑道,至于能否看到,只看福分大小,不看身份贵贱,不看修为高低。”

宁姚最后说道:“当然了,三种方式也无绝对高低划分,第一种方式,若是将文字刻在玉碟之上,或是七十二福地之一的竹海福地,专门出产一种玄之又玄的洗字竹,就要另当别论了,除此之外,还有不计其数的古怪物品,你只要走得够远,就总能遇到惊喜。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你以后,最好还是要出去走走,不说奢望离开东宝瓶洲,离开这座天下,好歹争取走到大骊王朝的版图边境上。”

陈平安嗯嗯嗯着,明显心思都牵挂在那部拳谱上,他指向一个字,“宁姑娘,这个念啥?”

少女气不打一处来,“滚!”